法式内讧哲学

高卢鸡瓮声瓮气呆头呆脑地下了两个蛋,布兰克用两个蛋为两位世界冠军队友庆祝生日——齐达内和维埃拉。

有一句话一针见血地道破了法国人:“他们认为欧盟毫无必要,但假如有必要,那也是法国人创造出来的。”这就是法国人的自恋,从萨科齐到奥朗德,都善于用不同的嗓音半夜鸡叫,提醒人们是法国在引领甚至领导欧洲——他们强调的与其说是责任感,还不如说是地位。

法国人充满乌托邦革命精神,1968年“五月风暴”有一句口号:鹅卵石下通向海滩。到了80年代他们不再空想革命,更为实际,但他们的实际其实不实际到不可思议——很多法国人不相信鹅卵石下是海滩,但竟然认为巴黎的地下有石油,而且真的实施了石油勘探计划!虽然很快沦为笑料,但法国人的革命浪漫主义精神再一次得到印证——他们勇于实验,不怕失败,不怕嘲笑。

然而进入欧盟时代,法国人一再暴露出自私,胆怯和犬儒。竞技体育不能完全对应于社会现实,但法国人在痛斥法国队在西班牙队面前的表现时,是否会惊觉足球不幸正好又暴露了法国人的隐疾?——好高骛远却不肯承担责任,浪漫自恋却又患得患失缩头缩脑。

所谓的西法控球大战沦为可笑空想。尽管没西班牙那么靓仔没德国那么帅,但法国明明也是玉树临风,明明高富帅,一看到别人比自己更高富帅,马上缩头摆出一副“屌丝”逆袭的操性。人家拳头还没过来,已经先闭上眼睛迎上去。布兰克的战术与其说是实验,还不如说是逃避,似乎在等着对方的拳头打偏,等着对方自己滑倒,这是一种苟且偷生的足球哲学——这其实只是一种生存伎俩,但既然法国人凡事都要上升为哲学,那么,祝布兰克全家都是哲学家,他那副形象确实很像一个巴黎高师毕业的萨特研究专家。

萨特说:他人就是地狱,法国人说:内讧是他们的专利。内讧已上升为存在主义哲学。埃弗拉踢完第一场就被拿下,本·阿尔法跟主帅吵架被弃,A·迪亚拉和纳斯里争执......当然,还有赛后纳斯里用一连串谩骂向记者宣战。这是永恒的战争,法国媒体如此醉心于批判国家足球队,或许正因为这样一支种族成分复杂的球队,始终能像马戏团一样演示法国式的政治与生活。